白药不是白菜

胜利者

(二)
新生里的人类比我想象的还要多。
空洞而麻木,拖着制造粗劣的武器,目光一束束扎在我身上。
叛徒。
有人朝我啐口水。
我面无表情地走过去,内心却止不住战栗。
训练开始,我看见一个个机械者的眼神逐渐空洞,中枢芯片冒着烟,大批的尸体和以往一样倒在我脚下。直到,有温热的血液溅到我身上。
那是同类的血,那是有着跳动的心脏的,曾经统治着地球的人。

“昌,你看,人类多么愚蠢。自以为是万物之主,高傲的不可一世。”哥哥拍着我的肩膀,对着录像带里在田间劳作的人嗤笑。
“新生训练不是为了选拔,所谓的胜利者,不过是木偶罢了。帝国里不需要灵魂和思想,你明白吗?”哥哥眼角含着笑,声音却冰冷刺骨。
我保持着一贯的沉默点头。在这里,想要活下去,必须摒弃思维。帝国能周而复始地运转,除了高级阶层的维护,木偶们的工作必不可少。
我想到了凌。诞生思想的机械者,能产生眼泪的机械者。他曾跟我说过很多我不了解的帝国历史,合成声音里没有赞叹。

“嘶——”剑影闪过,我感受着身体的疼痛,回过神来。伤口让我清醒。毫不犹豫地砍向偷袭的人,他直挺挺地倒下,血蒙住我的双眼。
我战栗着望向四周。

碎肉,残骸,各种颜色的液体混合。

帝国上空灰蒙蒙的天像是要倾倒一般。

地上躺着一个和我一般大的孩子,稚气未脱的面孔一片灰白,腰部以下的切口很平整。

我发疯似的大哭起来。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