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药不是白菜

蝉,衬衫和窗帘

他悄悄看着前桌洗的发白的衬衫。
有皂角香的味道,真好闻。衬衫里面隐隐约约的腰线,再往下,啧...他可耻的想着。
前桌在很认真的演算,他就盯着那不停晃动的笔身,划出一个个好看的圈圈。
日头很大,蝉叫得人心烦。夏天的风不解凉,窗帘被吹得鼓起一个包,将他俩温柔地围起来。
他托着腮,勾勾画画,稿纸上,少年挺拔的速写背影被小心翼翼地裁下来。
少年的情愫总是在夏日滋长。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