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药不是白菜

喂,你作业本是不是没带回家

他躺在床上想着,按照一般的情节,淋了这么大的雨,我该发烧了。
可是一直到第二天放学,他都没有任何生病的迹象。
他有些失落,却又说不上来。
女孩再一次找少年一起回家,他装作没事人一样记作业,却几乎写一个字抬一次头,磨磨蹭蹭直到值日生已经把黑板擦了个干干净净。
他低下头看着作业本,一行还没写完。
他开始厌恶自己现在的状态。
他索性书包也不收拾了,告诉母亲自己在学校打篮球就挂了电话。
反正回不回家也是一样的。他突然笑起来,踢开了书包,眼神不经意间扫过少年的桌洞。
一大摞整整齐齐的作业本,按大小顺序安静地躺着。
走得太心急,作业都忘了带回家吗。他嘲讽似的耸耸肩。
他突然想到了什么,嘴角勾起若有若无的微笑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