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药不是白菜

后桌,蝉鸣与轻笑声

我有一个非常令我困扰的后桌。
上课时,背后的视线实在太过灼热,我几乎能感觉到它在我背后移动。有时我想回头看看,刚刚偏过头,灼烧感就消失了。
夏天的蝉可真吵啊,让人萌生很多奇怪的想法。我望着窗外出神,冷不丁被老师叫起,支支吾吾答不上来。
那时候,满脑子都是后桌的轻笑声,不得不说,我喜欢他的声音。
我有一个奇怪的后桌。

评论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