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药不是白菜

杨残枝拖着一个小小的影子,有风吹过,他不禁打了个寒颤,寒冷让他意识到自己还活着。
“小朋友,你父母呢?怎么一个人啊”路过一个穿着风衣的年轻女子,笑盈盈地俯下身,想要摸摸他的头。
杨残枝昂起头,眼神空洞,望着女子,无意识地弯起嘴角。
小小的影子扭动起来,女子惊恐地捂住嘴,跌倒在地,想四肢并用往前爬,却被黑影缠住四肢,求救声还未发出便没了生息。
杨残枝浑然不觉,晃着脑袋继续走,身后拖着一个嘎吱嘎吱咀嚼东西的影子。
仿佛一直走便能走到尽头。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