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药不是白菜

余南钟释放着自己的精神力,控制着杨残枝外溢的能量,没几天就觉得身心俱疲。
“小家伙,我尽快帮你找到父母。这段时间尽量教你一些基本技能,你给我好好学。”余南钟揉着太阳穴,手臂有些酸疼。
杨残枝盯着那两片薄薄的嘴唇,似懂非懂。
余南钟突然有一种为人父母的感觉。

杨残枝学东西很快,几乎达到了一遍就会的地步。有时候开个小差,会偷偷瞄余南钟低垂的双眼。
好想一直跟着那人,哪怕是...被他揣在口袋里,缝在衣服上。孩子默默地想着。
他无法想象离开那人的一天。若是有...孩子难受地捂着肚子,蜷缩成一团。
余南钟履行着诺言,找到了一对愿意收养杨残枝的夫妇。
女人欣喜地抱住杨残枝,手法比余南钟专业多了。
余南钟捏了捏杨残枝粉嫩的脸蛋,嘱咐了几句便转身离去,头也不曾回。他有太多事需要处理,再没有管一个孩子。
杨残枝茫然无措地望着余南钟渐渐远去的背影,张着嘴却只发出“啊啊”的哭声,把夫妇俩吓得不轻。
——仿佛心里有一块坍塌了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