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药不是白菜

        余南钟感觉卸下了一身的担子,活动了一下酸疼的双臂。
        但愿这个小家伙能风平浪静地生活。他回想起初遇时张牙舞爪的黑影,微不可见地皱了一下眉。拥有如此强大的异能,以后可能会成为一个难缠的对手啊...
       余南钟在几天后应证了自己的想法。
       那对年轻的夫妇慌张地找到他,女人哭哭啼啼地解释了半天,他才明白原来是小家伙离家出走了。
       余南钟不禁有些恼火,烦躁地揉了一把头发。
       目送夫妇俩离开,余南钟站在原地。扫了一眼地上扭曲的影子,更是心烦意乱。他一字一顿地朝着前方说:“躲在黑影里跟着我,嗯?”说罢,目光下移,在微微颤动的黑影里揪出试图躲避的杨残枝,有些好笑地看着他吸鼻涕。
        “喂,小家伙,你就这么想跟着我吗?”余南钟直视杨残枝的双眼。杨残枝断断续续地抽噎,从嗓子眼挤出不成调的话,翻来覆去也无非是“我不要一个人,带我走,我乖乖的。”
        余南钟一时半会也想不到解决办法,站起来,居高临下地看着杨残枝冲上来,抱住自己的双腿,把鼻涕眼泪全蹭到自己身上。
       算了,就这样吧。他自暴自弃地想着,兀自往前走去。
        “喂,跟上来啊,我可没功夫管你。”没走几步他又回头说道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