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药不是白菜

给我一个朋友写的。
早上听她哭泣着诉说自己的故事,有点触动。
于是写下了这篇bg,包含很多自己的想象,毕竟她只是说了一小段。
这大概是我唯一一次写bg吧?
那,开始吧。

店里的风铃被撞击,发出了清脆的响声。
我来不及咽下温热的橙汁,摆摆手,示意男孩进来。
“你好,我知道你是个喜欢收集情感的妖精。”不错,开门见山。我忍不住露出微笑,把头发撩至耳后,得意地看见少年惊愕的表情。果然尖耳朵还是很有冲击力嘛。
“你喜欢什么样的罐子?黑色的?透明的?陶瓷的?木质的?”
“...什么?”男孩错愕地看着我,好半天才蹦出一句
“每一个罐子,都承载着一段情感。一些忍不住的,要溢出的情感,却不想让他人知晓,就由我来负责保管——喏,就是那些瓶瓶罐罐,不收费的。”我眨眨眼,细细打量面前高高瘦瘦的男孩,妖精的嗅觉告诉我,他一定会带来一个非常有意思故事。
“那么,有什么可以分享的吗?”我拉开藤条椅子,替他倒上一杯果汁。男孩却站在原处,目不转睛地盯着一个罐子。
“那个吗...是很久以前一个女孩留下的,大概——有你肩膀那么高。”我皱着眉想了会,再次示意男孩坐下。
男孩低声抱歉,有些拘谨地端坐下来,似乎被果汁的香味所吸引,他浅浅地抿了一口。
我清楚地看见他一瞬间变化的表情,心下了然。
这是一段苦涩的少年心事。我默默想着。
“我想给你分享一个故事,一个小男孩和小女孩的故事。”
“那一定会很美妙。”

“当他第一次看到女孩时,通俗狗血地说,他一见钟情。”
“不过是三四年级的孩子而已,哪来什么钟情不钟情的啊。”我抿了一口甜腻腻地橙汁,托着腮打断。
“哈,这可说不准,孩子的心是最纯净的,你先听我说下去。”对方顿了顿,目光看向我,我不好意思地点点头,示意他继续。

“他和女孩差距太大了,光鲜亮丽的优等生到哪都吸引着目光,而他永远只能吸着鼻涕,揣着不及格的算数试卷偷偷注视人家。他的心乱成了麻,倩影猝不及防地铺满了整个脑子,上课的时候盯着她出神,想象着有朝一日能牵起她的小手,拍着胸脯说我来保护你...”声音的主人闷闷地笑了一声,我说不清那笑声里是甜蜜多一点还是自嘲多一点。
“理所当然吧,他的成绩一落千丈,四面八方的白眼嘲讽对他来说都无所谓,大概是女孩实在太过于吸引人了。草稿纸上无意识地书写她的名字,关注她的一切消息,拙劣地创造各种偶遇,就是为了和她说上话——简直就像言情小说里的傻白甜女主。”
“没错,我差点以为这是我看过的某部电视剧。”我使劲憋着笑,肩膀抖地快要握不住杯子,橙汁撒了一地。

评论(1)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