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药不是白菜

我似乎明白了

我好像,明白了些什么。
仅仅和我坐了一年的同桌。我好像,开始关注他了。以前似乎忽略了一些事。
我坐靠窗的位置,关窗户时,他总是把手从我背后绕过去,另一只手抵在我身前,气息离我很近,还总是笑着说:“手短,窗户都够不到。”
上课时,他总是玩弄我的水杯,偶尔一记眼刀,和他戏谑的目光一接触总是无形消散。
有题目不会,准备丢下时,他一把拉住我,指指题目,直直地望着我,“这题,搞懂了没,没懂我教你。”似乎,他教我题目时,总是轻声气语的。偶尔犯一些低级错误,还被他白一眼说:“傻瓜。”
临近考试,找老师答疑的学生多的挤满了办公室。我正转着笔思索,忽然觉得背上一沉。“人太多了,借我看看题目。”回头是同桌认真的脸庞,背着书包,手上提着试卷袋,正抵在我背后。
离开老师家,和他顺路一起,一路上话并不多。快到分手的地点,我笑着朝他招手,开玩笑地说:“要送我回家吗?这么晚了我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子一个人怎么办?”本以为他只是笑笑,却不想他真的把我送到门口。站在楼梯拐角,那时我叹气,心想这位同桌真的算是我的好朋友了。
毕业了,我和他依旧是同桌,在班级里,我依然是靠窗的位置。“喂,让让啊,我要出去。”
“你干嘛去。”他楞了一会,好半天才问我。
“我去找同学啊,一起玩去。”
“哦”他似乎有些沉默。
那时并未想太多。
于是,一场考试,七张试卷,我们就这样分在了不同的学校,毕业那天,我笑着冲他说:“我在附中呢,可惜了,不能做同桌啦。”
“...是吗,我也觉得,可惜。我在一中。”
一路都是告别的同学
我看着校门口或哭泣或拍照的身影,心里莫名有些空空的

似乎,我弄丢了什么

评论

热度(4)

  1. 白药白药不是白菜 转载了此文字
    这是我小号,原来记录的事现在很多不记得了,而那时候朦朦胧胧的感情终于随着学习的压力化为乌有。他有很多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