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药不是白菜

两人的交集从这里开始

(“我”的视角是b线,“他”的视角a线,交叉叙述一个俗到爆炸的脑洞)

他抱着少年的作业,按照记忆的路线走到少年楼下。可以想像到少年打开书包时慌张的神情了,居然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笑容。
他按下门铃,思考该怎么和少年交谈。一定要有帅气的回眸啊,说话最好调整一下声线...
他看见少年已经换下了校服,穿着短袖睡衣开门。

他忍住看对方的欲望,觉得自己的准备在少年的睡衣面前,崩塌了。

于是,并没有传说中的惊鸿一瞥,也没有电影中的慢动作。少年开门询问,他支支吾吾把作业递上;少年收下
作业真诚道谢,他慌忙摆手转身离开。

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。
直到被傍晚的凉风吹醒。

他懊恼地踢着步子,回想起递上作业时和少年的短暂接触,血液都在叫嚣。没出息的东西。
计划好的相遇,文质彬彬的举动,帅气得体的转身...
他抓着头发朝天大叫着,惹得路人纷纷躲避。

算了吧。他对自己说,难受地蹲了下来。
算了吧,算了吧,你该走出来了。
你这个疯子。他小声骂着。



评论